曲水流觞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杂谈

伐蝉:

通过昨晚和瓜姐姐的讨论我发现了,其实我现在所有不安和揪心大部分都来自于……老大不在这里,不在车上。


首先不是说从cp角度上讲的。路明非长大以后也很帅,也很靠得住,但也许是他仍旧不够强势以及被全面围捕的局势实在是太过危急的缘故,再加上楚子航现在这个让人心疼的不稳定状态……不知道为什么总还有种他最后会兜不住的错觉。


于是就壮着胆子想了想,如果现在带着他们逃亡的人是恺撒……然后我发现如果是老大的话我一颗吊着的心估计会直接躺平下去任由宰割。


“男人做错了事不要紧!承担结果就好了!当断手的断手,当断脚的断脚!如果有人可以做错事又逃过惩罚,那谁还赞美主的荣光?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不为什么,就是这个人身上天生有种属于领袖的魅力。能说出上面这种话的人怎么可能不可靠?他强势,有责任心,乐观,坚定,自信,让人没理由觉得,就算来一万个人他都罩得住,小事一桩,“跟着我走就好了”,完全hold全场的那种。


再从我私心的cp角度想想。如果恺撒在这里的话,估计互咬肩膀这种桥段是不可能发生的,凭他对楚子航的熟悉程度可能两个人会真刀实枪地打上一架,就是那种“你不是想打架么好啊那就打啊”的迷之中学生心态,然后等楚子航累了/在被注射镇静剂以后把人一拖提到自己怀里,拍拍脑袋顺顺脊背,顺势再利用身高差亲亲楼顶揉揉耳朵安抚一下之类的。


“多大点事。睡吧睡吧。”


等楚子航平复下来在他怀里睡着以后,再把人抱起来塞回被子里去,临走前还得亲个额头。


然后开始生气,非常生气。毕竟楚子航以前是能够和他的对手,身心都是。骄傲的人之间往往心有灵犀,看着楚子航的高傲受到打压就好像自己的尊严也跟着受到折辱一样,说不定会加倍愤怒。


“谁把我对手弄成这样的?”


“我都没敢把他玩坏这事谁搞的?”


“等楚子航恢复了我拉他一起找那人报仇去!”


一边逃亡一边路上还不忘孜孜不倦地帮助楚子航治好心病,这应该会搞得楚子航非常糊涂,两个人可能还是很容易打起来,因为在楚子航(小狮子状态)看来这个男人有时候对他温柔似水有时候又会对他露出敌意,实在搞不懂是敌是友。


恺撒就重复,把楚子航惹炸→顺毛→哄一哄→继续惹……诸如此类的过程。


后来小狮子发现无论怎样尽头总是归到对他很好那一栏的,恺撒带给他的安全感很明显大于危机感,或许潜意识里还和爸爸有点像,于是就心安理得地缩到恺撒身边去了,这个活人比橱柜里面的密闭空间还要暖一些。


然后路明非就见自家老大每天美人在怀开着车好不惬意潇洒……开玩笑的。我是说终于有一天楚子航恢复正常了,睁眼就看到阳光落在恺撒的睫毛上。


等搞清楚来龙去脉以后他说:“谢谢。但是麻烦把之前的一切从你大脑硬盘里删掉,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恺撒:“嗯???”


可能在我的cp认知里无条件相信恺撒这么有责任心的一个汉子一定会保护好并且照顾好楚子航的缘故吧,这样的场面不仅没那么虐反而还有点可爱……


……不,还是虐的,虐死了。


楚子航最可爱的时候明明就是之前还是杀胚的时候!理智强大坚定!无时无刻的反差萌!无时无刻不流露出可爱的气息啊!


无论怎么样都还是受不了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现在得靠镇定剂才能勉强生活。楚子航那么耀眼的一个人,在我眼里他的归来就应该威风八面地持刀从天而降……当年面对耶梦加得时他都能冷静地把刀送进人家的心脏——心智这么坚强的一个人现在却被吓到躲在黑暗的衣柜里不见光也不见人,真的不太敢想象到底经历了什么……


唉,一觉醒来不知道为啥感慨特别多,瞎jb扯几句。今天继续ballball江南做个人顺便ballball他让恺撒出场吧……

评论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