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水流觞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在一个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

伐蝉:

哇塞太感动了!万分感谢钟曜太太😭😭😭
这篇文评写的是真滴美,欢迎大家来品,比我写的那些玩意儿厉害多了……何其荣幸啊!经常被说高产……其实我觉得只是因为如果做一件事很开心的话,真的会忍不住持续去做,爱上恺楚写恺楚对我而言就是这样一件幸福的事😭有种好像他们能在自己手里活过来的错觉……没想到自娱自乐间居然还能收获这么多的喜欢,真的很感谢太太也很感谢大家了!
(ps.这篇字里行间我仿佛看到了王尔德的身影……太厉害了orz作为谐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只能夸了!!恺楚还能再爱一万年!


钟曜:



写给《可可慕斯》的(伪)长评,致 @伐蝉 太太












收到让我下楼取件的短信的时候,我手头的书是瓦莱里与纪德通信选,很小众的一本书。读过这本书的朋友告诉我他看不下去,他不喜欢里面浓浓的央视译制片的味道。我随口附和着,但还是在慢悠悠的看,只不过是因为它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名字:《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




 




其实没有他说的那么糟糕,趿着鞋下楼的时候我还在想,看完这本书以后,或许会用它写一篇文。




 




我拎着快递的一角晃悠悠的去了食堂,点了一份做的最慢的饭,然后找了个角落开始慢吞吞的拆快递。




 




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这段时间我乱七八糟的快递多得简直莫名其妙。




 




先掉出来的是两张明信片,我拎起袋子的时候哗啦啦落到了我腿上。明信片上穿绿色外套的金发男孩和穿白色卫衣的黑发男孩各拎着一大袋东西互相对视,慵懒又日常,像极了我现在的样子。




 




我一下子就笑了起来,我把快递带拎起来继续抖,一本粉粉的,不算太厚的小书也落在了我腿上。




 




我在落地窗前不算太好的阳光里哗啦啦的翻着书,封面上的花瓣飘飘荡荡的,我依稀闻到兵戈相接的馨香和写这本书的女孩心底的甜味儿。




 




我笑弯了眼睛的打开这个从未谋过面的女孩的对话框:“碟子姐姐,我收到书啦!”




 




 




我花了两个半小时读完了这本书,那种感觉就像上午读的书名——《嚼着玫瑰花瓣的夜晚》。静谧又幸福,但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像在午后承诺的那样,写一篇很流畅的长评了。




 




我羞于学着直白浪漫的瓦莱里,在每一封信里都写满热情的“我爱你”,也没有纪德那样丰腴又庄严的文笔去宽慰朋友的心。更重要的是,同样跋涉在文字之间,除却故事带给我的欢愉,我更感性于伐蝉太太这一路走来。这些似乎都和“长评”有些跑题,但是文章你们可以自己看,不用我再画蛇添足的评论,某些感情我却想说给你们听。




 




个志的名字叫做《可可慕斯》,漫天的甜中夹着丝丝可可豆的苦涩,是不是也是她写下每一行文字的时候的感觉呢?长长的爱着两个角色的甜蜜,和偶尔情绪低落的抒发。




 




字里行间,我能读到的是她在恺撒和楚子航两个角色的身上倾注了自己的感情,把自己的爱和感性都捧出来,小心的把这些融进两个人本身。虽然不是登峰造极的名篇巨著,但是却能扣人心弦,让我和最爱的两个人同哭同笑。




 




是恺楚让那些有趣的想法得到抒发吗?或者是这些感情给了恺楚动人的魅力?




 




她在跋中坦诚是去年九月正式下手,在这不长不短的大半年中,居然可以写下这么多文章,我真的很震惊很佩服,这就是所谓用爱发电吧。我还可以记得第一次看到她的文章是《Heaven Knows》,可能是第一印象都格外惊艳吧,这篇文章至今也是我很爱的一篇。大概是太偏爱这类把刻骨铭心撕碎散进风里的故事,我居然冒冒失失的私聊要伐蝉太太的QQ号。现在想起来,如果有一个从来没有过互动,主页一片空白的家伙直吼吼跑来要我的私人账号,我大约会直接拉黑。




 




和她聊天的时候我就不住的在想,她真的是一个很温暖的人,也只有这么温暖的人,才能写出这么多很棒的文章。








我很感谢这场相遇,即使有一天,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命运拉着我们的手,我们必须分离,但是这个嚼着玫瑰花瓣,为一位在远方的朋友和太太写一篇长评的夜晚,也永远不会被我的记忆丢弃。








没有办法向瓦莱里那样给纪德那样写好多长长的信,只好用这种方式聊表心意吧。




 




我窝在阅览室安静的角落里打完了最后一行字的时候,心满意足的想,一会儿路过甜品店的时候,要买一块真正的可可慕斯。






评论

热度(52)

  1. 曲水流觞伐蝉 转载了此文字
  2. 伐蝉 转载了此文字
    哇塞太感动了!万分感谢钟曜太太😭😭😭这篇文评写的是真滴美,欢迎大家来品,比我写的那些玩意儿厉害...